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杭州工商注册 > 正文阅读

《焦点访谈》 20220524 我们村的新能人 筑巢引凤 科技兴农

发表日期:2022-05-27 16:17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(焦点访谈):今天的节目继续关注“我们村的新能人”,我们再来看看乡村振兴中的科技人才。科技创新是现代农业的出路,无论是种地需要的好种子、好技术,还是农产品加工需要的好工艺、好设备,都需要靠科技助力。而农业科技创新、技术攻关都离不开科研能人。比如,浙江嘉兴有这样一个在集装箱里种蔬菜水果的“植物工厂”,它的领头人就是一位从荷兰学成回国的农业科技人员。

  马新远今年29岁,集装箱是他的魔法实验室。27天前,他在集装箱里播下芝麻菜的种子,并用计算机控制温度、光线、肥料、水,甚至二氧化碳浓度等。今天,是见证奇迹的时刻。

  浙江东郁广陈果业有限公司设施种植部门经理马新远说:“测一些它的生理指标,因为它是可控化环境下的数据,如果成功就可以在大的实验单元进行直接复制。”

  芝麻菜在人工模拟环境下长势良好,实验获得初步成功。马新远用的这项高科技农业技术,目前在中国还没有普及。2019年,马新远从全球著名的农业大学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毕业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得知东郁集团要在浙江平湖广陈镇建设“植物工厂”急需人才,而他掌握的新技术正好能派上用场,于是决定回国。

  2017年,浙江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在广陈镇成立了全省首个农业经济开发区,准备用发展工业的思路发展现代农业,急需一批掌握高科技的人才。东郁集团也瞅准这个契机,于2019年把“植物工厂”项目落户到广陈镇,马新远也随之来到这里。

  浙江平湖农开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许建军说:“我们的项目绝大部分都是现代农业产业项目,需要通过信息化、智慧化、物联网的方式来实现农业生产的更高效益和更高效率,所以这里边高端农业人才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  我国拥有37万多名农业科技人才,其中高级人才超过37%,数量和规模世界第一。但是目前我国农业正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,在重要种源、智能农机装备、未来食品、合成药物等领域仍存在人才断层、技术“卡脖子”等问题,急需引进和培养各类高端技术人才。

  人才兴,则农业农村兴。目前,我国正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这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科技创新人才。去年,国家出台了《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》,要求推进农业农村科研杰出人才培养,鼓励各地实施农业农村领域“引才计划”,加快培育一批高科技领军人才和团队,科技人才正成为我国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源动力。

  为了从海内外吸引高端人才,嘉兴率先在全省出台了乡村人才振兴十条新政以及配套细则,从人才引进集聚、人才培养开发、人才平台搭建、人才氛围营造四个方面,提出了10条具体的政策举措。其中,引进农业科技领军人才是重点,投入力度很大。他们把这些做法称为“招商引智”。

  嘉兴市农业农村局党委委员、总农艺师王志舫说:“给他们一些购房补贴,创业、产业上投入的一些补贴,个人社保方面的一些政策,把乡村人才的招引和整个地区的大人才架构一并来考虑。”

  除了嘉兴本地的人才政策以外,浙江省也出台了专门的政策,鼓励企业从海外引进人才。马新远的同事皮姆,就是从荷兰引进的农业工程师,他也是省级认证的海外工程师。

  富有前景的项目,良好的生活、工作条件,让马新远和皮姆这样的中外科技人才扎根平湖从事科研。目前,他们正在设计一个能代替集装箱的大型实验室,真正的“植物工厂”也将初具雏形。毛里求斯被《孤独星球》评为2022年最值得去

  在平湖农开区,像这样的高科技农业项目有40多个,总投资额近50亿元,产业集聚效应逐渐显现,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人才来到这里。目前,嘉兴7个县市区都建有农业经济开发区,2800多名农业高科技人才正投身于乡村振兴的建设。

  栽下梧桐树,引来金凤凰。有了好平台才能吸引高端科研人才。发展现代农业不仅需要大批像马新远、皮姆这样的科研人员,还需要有人把科研创新成果推广到田间地头,让更多农民愿意用、学会用,才能够最终造福广大农民。在河北曲周县就活跃着一批农技推广人才。

  去年秋天,由于受罕见汛情的影响,河北小麦播种期较往年晚了一二十天,因此小麦苗情十分复杂。崔明堂既是中国农业大学研究生二年级学生,也是曲周县王庄“科技小院”的院长。不久前,他们发现地里出现了病虫害暴发的苗头。于是,崔明堂带领团队抓紧制作课件,通过网络直播第一时间向全县的种粮户传授防治病虫害的技术。这也是他主持的第12场网络直播。

  第二天,县农业农村局就调来70台植保无人机,对全县41.6万亩小麦开展了“一喷三防”作业服务,有效地防控了重大病虫害。“科技小院”又打了一次漂亮仗。

  河北曲周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富国说:“之前我们的技术服务,主要依靠县乡两级推广机构,面临着人员老化,知识更新不够。科技小院主要是中国农业大学的师生在这儿,特别是新生们,他们对新技术接受快,传播方式和手段也很丰富。”

  我国拥有50多万农技推广人员,为先进适用技术在基层开花结果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但是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国农业技术的转化率都不高,很多技术被束之高阁,而与此同时农民又迫切需要新的农业技术。这该怎么办呢?“科技小院”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难题。2009年,中国农业大学的张福锁院士找到曲周县农业部门,合作建立了中国第一个“科技小院”,随后逐步推广到全国。如今,“科技小院”已经成为中国农业大学与地方联合创办的推广农业技术、培养农技人才的重要平台。

  “科技小院”以中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为班底,一个小院有三四名研究生。两年内,他们吃、住、学习、工作都在小院里,把课堂搬到田间地头,在老师指导下边学习边实践,指导农民解决问题,同时推广农业技术。一个小院立足一个乡村,辐射带动周边乡镇。种粮大户王志成就从“科技小院”那里学到了不少新知识。他家承包了800多亩地,但是十多年来小麦产量一直徘徊在每亩八九百斤。有了“科技小院”以后,问题终于解决了,他自己也成了“土专家”“田秀才”。

  王志成说:“到2011年,我们小麦产量达到1330多斤,玉米达到1800多斤。别说我们王庄离不了,现在周边村,也都离不了科技小院。”

  “科技小院”不仅帮助农民解决了实际问题,同时也为国家培养了人才,让许多科研成果和先进技术成功落地。崔明堂是研二学生,经过一年多的摸爬滚打,他成长了很多。

  为了支持“科技小院”的工作,曲周县政府先后投入资金3000多万元,还在全县建成6个“科技小院”。有了当地政府和老乡们的支持,自2009年以来,曲周“科技小院”研究、引进25项关键技术,使得全县40多万亩小麦玉米每年增产1.15亿公斤,增加农民收入2亿元以上,高产高效技术采用率从17.9%提升到了53.5%。

  河北曲周县委书记孟凡雄说:“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农大师生扎根曲周,默默奉献,支持曲周在全国率先建成吨粮县,科技对农业和县域经济的贡献率达到72%和56%,帮助曲周培养了5000余名农技人员。”

  目前我国已建立起全国性的“科技小院”网络,探索出了“零距离”科技创新、社会服务和人才培养的新路子,为乡村振兴打下了坚实的科技人才基础。近日,教育部、农业农村部、中国科协等三部门联合发文,推广“科技小院”研究生培养模式,助力乡村人才振兴。这标志着“科技小院”已经成为农业科技人才培养、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的重要载体。沪市上市公司公告(5月20日)

  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体制改革处处长窦鹏辉说:“通过带着农民干,做给农民看,帮着农民赚,来发挥他们传帮带的作用。真正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,把成果送进亿万农民家。”

  我国的农业正在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型升级中,需要依靠科技创新,才能驱动农业高质量发展。这个过程既需要有大量的科研人才,能在关键领域进行技术攻关,也需要大量的农技推广人才,对科研成果进行推广,对农民进行培训。贯通科技创新、推广服务、农民技能培训的各个环节,科研成果才能从实验室抵达田间地头,转变成现代农业发展的新动能,也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好抓手。

  视频简介:本期节目主要内容: 科技创新是现代农业的出路,而农业科技创新、技术攻关都离不开科研“能人”。浙江嘉兴有一个在集装箱里种蔬菜水果的“植物工厂”,其领头人就是一位从荷兰学成回国的农业科技人员。(《焦点访谈》 20220524 我们村的新能人 筑巢引凤 科技兴农)